研究:美加州可能夸大了CO2总量管制与排放交易体系的成功

据外媒报道,本周,有更多的证据显示,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森林正在努力做着人类的“脏活儿”。尽管企业和国家都在越来越依赖森林来减少温室气体二氧化碳(CO2)的排放,但计算结果并不能显示出巨大的效益。

资料图

加利福尼亚州可能夸大了其“总量管制与排放交易”体系中碳抵消的成功,该体系经常被标榜为世界上最成功的以市场为基础的应对气候变化机制之一。根据非盈利组织CarbonPlan的一项新研究,这个系统似乎正在失效,因为加州实际上高估了森林将多少二氧化碳排除在大气之外,该研究仍在同行评审中并由ProPublica和《MIT Technology Review论》负责报道。

在此之前,本周早些时候发表在《Nature Climate Change》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各国官方报告的气候污染程度跟独立模型为它们计算的污染程度存在巨大差异。在这种情况下,森林搞乱了数字,因为跟独立模型相比,各国将更多的碳减排归于森林。

通过“吸入”和储存二氧化碳,树木确实为人类和地球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服务。所以保护森林对它们的健康和我们的健康都很重要。但将森林的碳储存卖给污染者作为一种抵消其排放的方式的计划并不总是能达到他们应该达到的二氧化碳减排目标。最终,这会让那些污染者摆脱困境,而不是促使他们在防止气候危机加深的竞赛中做更多的事情。

在美国,森林所有者可以将其土地储存碳的能力作为“信用”出售给污染者。由于加州为工业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设定了上限,所以企业可以通过购买这些信用额来抵消部分排放从而保持在上限以下。但根据碳计划的新分析,高达3900万的信用额也就是州计划的近1/3实际上并没有提供他们应该提供的气候效益。

这是因为该州使用平均值来估计每块森林可以容纳的二氧化碳量。事实上,根据树木的种类和森林的密度,一些森林可以比其他森林储存更多的树木。ProPublica和《MIT Technology Review》报道称,森林管理者还“玩弄了这个系统”–通过出售包裹中的碳排放额度来增加他们储存的碳量。

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对该研究结果提出了异议,该结果仍在接受同行评审。“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全面分析一项未经发表的研究也没有进一步评论作者的替代方法,”空气资源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在写给ProPublica和《MIT Technology Review》的信中写道。

根据《自然气候变化》的研究,森林造成的碳核算差异也在全球范围内出现。各国每年报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跟独立模型的计算结果相差55亿吨。这是一个很大的差距,几乎相当于美国2019年的净排放量。这归结为美国和其他国家计算其森林捕获的碳的方式,其跟其他研究人员使用的方法不匹配。各国和科学家普遍缺乏标准化的报告可能会阻碍全球遏制温室气体排放的努力。如果每个人的衡量标准都不一样就很难取得进展。

《华盛顿邮报》写道,更重要的是,像美国这样的污染大国和拥有大量森林的国家可以比没有那么多森林覆盖的国家更依赖这一资产。美国等国家利用森林来减少排放,结果报告的“净”足迹更小。这可以使他们看起来在环境方面取得了更大的进步–即使仍存在很多污染。

如果美国不依靠森林和其他陆地生态系统来抵消大约12%的排放,它的碳足迹实际上会高得多。“我们很幸运有这些天然的碳汇,”来自克拉克大学的Christopher Williams告诉《华盛顿邮报》,“然而,碳吸收是大自然的免费馈赠,我们在对抗气候变化的斗争中并没有真正获得功劳。”

尽管依赖这些免费赠品会带来风险,但投资于基于森林的气候解决方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流行。像微软这样承诺要做到碳“中和”或“负碳”的科技公司表示,他们将至少减少跟排放相同的排放量并强烈依赖树木来实现这一目标。但树木只能做这么多–如果这些研究的结果站得住的话,那么可能比人们之前认为的要少得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